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区长的婚外女人 > 正文 (3)相同禀赋
    火炬曾经看到一张关于火焰艺术成就的报刊文章,其中写道:“火焰是当今很有影响力的篆刻家,他的篆刻雄浑豪放,刚柔相济,黑白相生,具有鲜明的艺术风格。”火焰的篆刻不同于一般,还在于他是有文化厚度和思想深度的。他刻印不但计白当黑、琢磨文字、推敲章法,还注重于凸显文字内核的文化属性与艺术真谛。从火焰的艺术追求和实践中,让人感悟到,搞篆刻艺术不能仅着眼于枣粟之小的印面,而刀石之外,是务必要有一个大篆刻、大文化理念的。

    其实在火焰得到篆刻艺术界最高评价时,他并非一个专职的篆刻艺术家,那时他是一个响当当市长,火家庄几百年来出的最大的一个官儿。

    火焰的祖父火雨生更是一个极具音乐天赋的难得的人才,在火雨生12岁时,他跟随着家父参加镇上一望族大户的新房屋落成庆典,因是大户人家,这种庆典也就比所有人家的要排场大得多,这家人请了县里最有名的乐器班子吹拉弹唱,把个庆典一次又一次推向**,火雨生在现场听了那位唢呐手吹了一遍百鸟朝凤,火雨生便拿了火家庄乐器队的唢呐,有模有样地吹奏出整曲的百鸟朝凤,这个从没拿过唢呐的孩子只听人家吹奏一次,自己就能够不走调地弹奏下来,让人们惊叹不已,火雨生一下子成了整个庆典的热点人物。县城那支乐队的乐手认为这唢呐嘛这乡村到处都是,火雨生或许自小耳濡目染,不必大惊小怪。

    一位演奏二胡的先生又拉了一曲二泉映月,在听那乐手拉了一遍后,火雨生便拿过乐手二胡,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把那二泉映月认认真真地拉了一遍,听得人们如醉如痴。火雨生拉出的二胡乐曲,比那些靠本事吃饭的乐队乐工们更胜一筹,真正响应了阿炳的原曲那种韵味平淡含糊,或者说沉静朦胧,总的节律在仓促中舒缓,又在舒缓中仓促,概言之,就是疾徐有异,但异中总含着一以贯之的不安。两方面糅合,形成的格调尽显悖反向度,哀而不伤,悲中起兴,绵连而欲止,凝滞而奔涌,有怨愤却归于自振,有欣望却顿于安然。

    人们热闹一番过去也就过去了,火雨生并没有学习那种当时在人们心目中不很入流的吹拉弹唱,火雨生到城里跟人学习经商,但他觉得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他又回到了火家庄子,身无长物的火雨生经历了中国的一个大变革时代,他毫不犹豫地投身到革命的洪流中,时代选择了他,成就了他,火雨生成了区长,那个时代火家庄农民的心目中最大的官儿( 区长的婚外女人 http://www.01bzw.com/2_2050/ 移动版阅读m.01b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