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干城兄的女人(追梦2) > 正文 蒲公英
    四十二

    蒲公英

    今年五月初的一个周日早上,在前院翻土除草时,挖出一枚蛹,若照自己平常大而化之的惯性行事,老早就把蛹往土里埋了,也许是那天多吞了几粒维他命,中枢神经变得特别发达,竟神经兮兮地捧着蛹进书房,搁在窗台上野人献曝一番。因为不知是哪种虫的蛹,所以心情便悬吊在半空中,频去打量蛹的动静。

    蛹紫得发黑的表皮像裹了一层单薄的缕衣,在阳光的照射下金金油油的,搞得人心兀兀,所以不到一个早上,好奇心被阳光蒸发干后,便将它埋回原处,继续除草的工作。

    众多野草中,以蒲公英最棘手。我像大部分多愁善感的少女一样,小时候中过日本漫画的毒,看过《蒲公英之恋》这部漫画,这么多年已过,故事情节和人物忘得差不多,但书名硬是忘不掉,因此有了蒲公英情结,这种情结常常驱使我莫名地摘下蒲公英的棉絮籽吹着玩。而繁多生菜沙拉里,我也最偏爱锯齿状的蒲公英嫩叶,尤其上头淋上沙拉酱,拌勾后往嘴里一送,其滋味不苦不涩,质感之轻脆,简直就是炎夏里最棒的前餐。

    这些感觉到了自家庭院后,就化为烦恼了,因为蒲公英算是植物繁衍史里最成功的一个例子,它不挑土壤,好的、坏的皆自如,再来,它以风传媒,落地生根,一旦生根后,根长可连三、四十公分,若不小心未将根除尽,留了一截断根在土里,几日后就原地发芽,而且是断得愈多,长得愈多,错错落落地教人无言以对,弄到最后,只好事先把花摘除,以绝后患。

    交出这本书后,外面出着大太阳,自己的心情突然变得落寞起来,行事总是不怎么带劲,隔日套上球鞋到外面跑几圈将自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进门后却只想打扫门户,从下扫到上,在书房里摸了好一阵子才转进寝室,东摸摸西抹抹,右手臂突然发起痒来了。定睛一看,呵!不正是蒲公英的籽吗?

    抓将起来,轻轻一吹,伸手一揽又将飘浮在半空的籽抓回来玩弄于股掌间,心境猛然好了起来,得意之余,觉得虐待孙悟空也不过如此。

    后来心软了,两指捻着一丝絮,朝大开的窗户一掷,籽却依依不舍地又飘了进来,心想这样任它赖着也不是办法,于是再试一吹,这回记得关窗了,所以不长眼的籽算是吃了闭门羹,循着风头转了向。

    我看着它往南方飘去,给了祝福,收心后回头继续抹着画框,缘分算是点到为止,心情也开朗起来。( 干城兄的女人(追梦2) http://www.01bzw.com/2_2042/ 移动版阅读m.01b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