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山歌庄里的女人 > 正文 259.第257章? 你是不是叫过鸡?
    [第1章正文]

    第259节第257章?你是不是叫过鸡?

    第二百五十七章你是不是叫过鸡?

    话说王红梅和魏老幺在这活动板房里翻云覆雨一阵欢愉,到底还是两人都到了高氵朝。穿好了衣服,王红梅就开始埋怨起魏老幺来了,说来说去,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两人这会儿该怎么走出去?这一走出活动板房,不是有很多双眼睛在看着他们俩吗?最关键的还有一点,两人在里边做那事儿,期间王红梅还喊叫了几声,会不会被外面的人听到?一想到这些,王红梅就急躁起来,她满脸通红,说道:“怎么办?怎么办?都怪你啊,现在怎么办啊?”

    一开始魏老幺也有些着急,但一见到王红梅这般着急,魏老幺一下子就有了主意,他看了看屋子里,全部都被刚才草草的整理了一下,还算是整齐的,魏老幺就不慌不忙的吧那张转椅放在办公桌面前,然后低声命令道:“坐下!”

    “干嘛啊?”王红梅急的快要调出了眼泪了,说实话,一开始的时候,她也不想的,可是魏老幺一而再咋二三的要求,她不得不答应帮他泻火,帮他套弄那坚挺的ròu棒,谁知道,自己也隐隐有些发热,所以,当魏老幺要求说给他碰一碰的时候,她就情不自禁的答应了,而且,明明是只碰两下的,结果却不知道碰了多少下,直到碰出了水来。都说情难自制,的确是这样,那一分钟的冲劲儿一过,自然就会懊悔起来,王红梅不仅仅是急,而且还很后悔,她觉得自己都快没有脸见人了,毕竟,在这件事儿中,自己的的确确的“言而无信”。

    “不干嘛!你的账本不是一直带着吗?吧今天的账务给做了吧!”魏老幺不紧不慢的说道。

    “什么?你要我现在吧今天账务给做了?”王红梅怒了!

    “不错,不仅如此,你还得认认真真的做,最好是做慢一点儿!”魏老幺缓缓的说道。

    “你……你太过分了吧?”王红梅满脸绷得紧紧的。

    “不过分,只能这样了,我想好了,刚才,一定有人听到了我们的事儿,所以,我们只能这样做。”魏老幺坚定地说道。

    王红梅冷静了下来,他静静的看着魏老幺,不得不服佩服魏老幺的机智,她说:“你的意思是,我们从现在起就慢慢的做账,而且是尽最大限度的弄出其他的声音,最好让其他人知道我们在这里干什么?”

    魏老幺笑了,说道:“我就说你是很聪明的嘛,就是这个意思,如果说想提前走出去,就可以大声喧哗,最好是吵了几句,有人走上来劝解几句就好了!”

    “不用这样吧?这也太夸张了!”王红梅心里想,怎么刚才还如胶似漆的,怎么一下子就要扮演吵架呢,这从自己的心底里产生了一种不愿意。

    “那么,就好好的一直做账啊,一直做,反正现在也快要下班了,等大伙下班的时候,发现我们还在,就会叫上我们一起走了!”魏老幺说道。

    王红梅笑了笑,说道:“这样还差不多,唉,我说幺哥,你是不是事先就把这些事儿都想好了才那样的?”

    “啊?想好什么啊?才怎么样啊?你可别想歪了,我就老实说吧,从今早上和你一起做账的时候,我就对你想入非非了,然后就是上街,回来,我都憋了一天了,你说我能憋得住吗?”魏老幺说道。

    “你要是憋不住,那管我什么事啊?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在甘肃的时候,你要是憋不住了,你……”王红梅突然间看着魏老幺,说出了一个十分致命的问题,她觉得魏老幺懂得什么大山的压迫,还叫做什么打波冲,这个绝对不是意外。

    魏老幺一下子面对这个问题,简直无法回答,他想了想,说道:“我在甘肃没想你,至少没怎么想你,再说,隔得这么远,就算想你又有个屁用啊是不是?所以,就不存在憋得住和憋不住的说法了!”

    魏老幺觉得这般自圆其说是漏洞百出,但是有是在是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本来就是嘛,自己刚才怎么一下子就那么无法控制呢?就好像是性成瘾了一般,非得发泄出来不可。王红梅自然是听出了这话的漏洞,就说道:“你觉得你这么说我会相信吗?幺哥,你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去叫过鸡?”

    “叫过鸡?”魏老幺一下子皱起了眉头,说实话,自己在甘肃只是被徐媛媛一直像包养一样,还真的没有叫过鸡,至于回来了,为了找罗镇长办事儿,那种事儿不得不干过一次,但是,对于这种事儿,是不可能告诉别人的。魏老幺就义正词严的说道:“没有!”

    “真没有?”王红梅追问。

    “真没有!”魏老幺肯定的回答。

    “你可以发誓吗?”王红梅有歪着头问道。

    “哼!”魏老幺举起一只手,郑重的说道:“我魏老幺郑重发誓,在甘肃要是去叫过鸡,就不得好死……”

    王红梅一下子站了起来,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她说:“我相信你……只是,你刚才说到了两个词语,我有些不解……”

    “什么词语?”魏老幺问道。

    “一个叫大山的压迫!”王红梅说道。女人的直觉就是很敏感,这个词儿,的确是个关键,魏老幺一怔,不敢小看这个问题,他一边飞快的想着这个问题的的应对之策,一边说道:“你不是说还有另一个词语吗?是打波冲吗?”

    “恩,不错,你真是下流啊,在那种时候,居然要我和你那样做?是不是有小鸡给你那样做过让你舒服?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你的什么记忆了?”王红梅说着说着,神色就凝重起来。

    魏老幺一惊,慌忙说道:“红梅妹妹,你想多了,真的,如果你就凭着两个词语来否定我,那你就无法知道我是有多么的冤枉了,真的!”

    “那你说说,这连个词语是怎么回事?你不仅仅说出了这两个词语,还要让我帮你那样做?你这不是把我当成下贱的人么?下贱的人——只有小鸡才会这样做,所以我肯定,你在甘肃绝对不是个好人。”王红梅咬牙切齿的说道。

    “啊?”魏老幺吃惊不已,连忙说道:“红梅妹妹,你可想错了,要是知道打波冲这个词儿就是去干过那事儿,那我就没法解释了,我还可以跟你说处一些你没有听过的词儿,比如两人在做那事儿的时候,总会有很多的动作,比如女人含着男人的ròu棒,不断的舔,这叫什么?这叫吹箫!还有,将女子平躺在床上,男人则跪在女人的胯间,身体直立,然后使劲的一下子一下子的冲撞,你知道这个叫做什么吗?这个叫做老汉推车!还有,假如男子平躺在床上,女人骑在他的身上做那事儿,你有知道这是什么名称吗?我可以告诉你,折旧额叫做观音坐莲……你好要听吗?”

    王红梅就怔怔的看着魏老幺,眼泪在眼眶里只打转,在她的心里,她没有想到魏老幺是这样的淫邪,还别说他是去叫过鸡,只怕是他睡过的鸡就无计其数了!王红梅的心里,其实一直是对魏老幺存在好感的,之前啊,是因为有了李雪,三个人的纠葛没法理清楚,也不好明摆着说清楚,毕竟李雪在先她在后,真要理论起来是自己成了介入者。后来呢,是因为魏老幺去了甘肃,好一阵子没见联系,她的心都渐渐的冷却了,今儿个突然间听到魏老幺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词语,让她不得不怀疑魏老幺这个人在外面是个花天酒地的坏蛋,其实这也是她一直担忧的,因为有些时日没联系了,两个人之间的那中感觉就没有了,要不然,那天晚上魏老幺在家里下跪,自己就会答应他了。想来,女人的感觉就是很不一般的!本以为懂几个词语而已,只要你魏老幺说真没去叫过鸡,那就算了,谁知道她居然一口气说了更多的莫名其妙的事儿来,这让她实在是太震惊了!

    看着王红梅发呆,魏老幺哈哈一笑,说道:“你是不是听了我说这些之后,就觉得我是一个大坏蛋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外面是个乱搞的人了?”

    本来就是这样!王红梅心里嘀咕着,嘴上却说道:“你在外面干什么管我什么事情呢?”

    王红梅说着就拿出自己包里的账本,做出衣服准备要做账的状态来!

    “哈哈哈,红梅妹妹,你误会我太深了,不过这也要怪我,知道吗?我在甘肃的时候,就住在那砖厂里,我表哥的砖厂的宿舍可不是像我这样单个设计的,他的宿舍啊,是集体的那一种,我住在里边,见识了形形色色的人物,其中有一个就最爱看a片,知道a片是什么吗?就是专门演那种男女做那事儿的影片,当时我很恶心这件事儿,但是看着大家都津津有味的看着,我也只好将头蒙在被子里睡觉,大家伙见我这个小伙子很单纯,硬是把我给拉起来,强迫我看,还检查我看了a片之后,胯下的老二会不会大起来!你说,我就是在这种环境中被腐蚀了,懂几个词儿有什么关系?”魏老幺绘声绘色的编着谎言,他觉得这样的解释才是最有说服力的。果然,王红梅突然破涕为笑,说道:“那,他们强迫你看的时候,你的老二会大吗?”

    “会!”魏老幺坚定的说道。

    “好了好了,做账吧,要是一会儿被别人发现了我们在这里乱做,可就不好了……”王红梅翻开账本,然后拿出她今天买的床上用品的单子,开始做账。魏老幺也将自己买东西的单子拿出来,他说:“怎么?你不怀疑我去找小鸡了?”

    “你敢!你要是去找了小鸡,我就将你的那东西用剪刀给剪下来!”王红梅恶狠狠的说道。

    魏老幺吓了一跳,遂急忙将手捂住了自己的裤裆,他觉得王红梅真要这么做,那可是太吓人了!王红梅见魏老幺将自己的裤裆捂住,笑了,说道:“别演戏了了,我知道你的思想几年前就被腐蚀了的,做账啊!”

    “好啊,就先做你买的那床上用品……”魏老幺站在王红梅的前面,王红梅坐着,低头开始做账,魏老幺的眼睛就又不知不觉的看见了王红梅那领口开出的春光咋泄!( 山歌庄里的女人 http://www.01bzw.com/2_2036/ 移动版阅读m.01b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