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山歌庄里的女人 > 正文 132.第130章? 杀鸡熬药
    [第1章正文]

    第132节第130章?杀鸡熬药

    第一百三十章杀鸡熬药

    当晚,李雪的妈妈随便炒了几个小菜,四口人只把晚饭,魏老幺就说要回家看看,还要携带李雪一同前往。

    李雪的妈妈就吼道:“这么大个晚上,你还带着李雪东奔西跑?我刚才怎么说来着?现在的李雪能吹冷风吗?”

    魏老幺灰溜溜的,只好说:“那我自个回去算了,明早上我就过来杀鸡!”

    “不送!”李雪的妈妈毫不客气的说道。

    从李雪家退了出来,魏老幺感到心里边不是滋味,这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李雪出了这样的事儿,李雪本身就必须要得悉心照料,李雪的爸爸妈妈说的不错,不要因为粗心大意而让将来留下后遗症,照料倒是小事,双方父母对于这件事情的心里安抚,那是何其重要!看起来李雪的爸爸是个大善人,没说什么,李雪的妈妈,态度就不一样了。这也是李雪心里感到不爽的地方,换句话说,这真的不是自己的错,自己心里对于李雪被强奸一事,都暂且不说了,也懒得想想自己的内心世界到底是怎么想的。可是,李雪妈妈的态度,实在是太让人气愤了,那样子,就好像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似的。

    特别委屈的魏老幺往家里走,这就又要面对自己的父母。

    敲了好一阵子的门,老幺他爸爸终于打开了房门。看到儿子站在门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嘟哝着说道:“是不是我想念儿子想起了错觉?”

    爸爸嘟哝着就要把门关上,魏老幺一阵感动,连忙伸手挡住了爸爸的手,他挤了进去,说道:“爸爸,是我回来了,不是错觉!”

    “你怎么就回来了呢?”爸爸十分纳闷儿,见老幺已经进了家,还捎带这两件衣服,就问道:“你说说,这怎么就回来了呢?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了?”

    魏老幺说道:“我妈呢?”

    “她睡下啦!”爸爸说着的时候,老幺他妈听到声音,就披衣服从里屋走了出来,然后惊讶的说道:“看来做梦有时候会成真的,昨晚我就做梦梦到你来了,今早跟你爹一说,你爹就说是不是想儿子想的?想的话就打电话呀,电话我没打,没想到你果真就来了!”

    “来倒是来了!”老幺他爸爸皱起了眉头,说道:“可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似的!”

    魏老幺就说李雪在厂里不小心摔了一跤,孩子就没了,于是两人这才想到了回家。魏老幺还说到了两人到了李雪家里时的一切。魏老幺的妈妈说道:那时当然啊,人家这是对你客气的,没让你当场难看就是对你最好的了,你还想怎么样啊?对了,照顾李雪的事儿,她妈说的全是实话,你要虚心的向人家讨教,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好李雪!”

    魏老幺点点头,说道:“明天李雪她妈就要我去她家杀鸡熬药,还说了有些平时吃的作料是不能放的,比如味精什么的!”

    “是啊,你千万要记住,盐一定要炒过才行!”魏老幺的妈妈补充着说道。

    “这我知道,她妈说过了的,只是,这杀鸡,我好想没杀过鸡,妈妈,怎么办?”魏老幺突然间想到自己连鸡也没有杀过,这可怎么办呢?

    “这个倒是简单,或许李雪她妈压根儿就是想要考考你,根本就不是存心要你去做,是在不行,他爸,去抓一只鸡来,咱老魏家的儿子,怎么会连鸡都不会杀呢?快去抓来,这就教教儿子!”魏老幺的妈妈说道。

    魏老幺的爸爸很听话的从鸡笼里抓来了一只鸡。

    魏老幺的妈妈说道:“你可要注意了,杀鸡之前,你得先准备一只碗,然后在碗底撒一层盐,再然后加点儿清水和洋芋粉,用筷子搅动一下,让盐和洋芋粉都化在了水里,这时候你就可以动刀子了!”

    魏老幺的妈妈一把接过丈夫手里递过来的鸡,将鸡的双翅并拢,握在左手里,然后又将右手扳过来鸡的头部,使劲的将鸡脖子扳过来,同样的握在了左手里,将鸡脖子完全露了出来。魏老幺的妈妈就说:“看好了吗,抓鸡就得这么抓,接下来你就可以真正的动刀子了!”

    魏老幺的妈妈将手掌当成刀在鸡脖子上一划拉,说道:“刀子一定要到位,不要慌张,当感觉到已经切断了鸡的喉管,你就可以扔掉了手里的刀,然后将这鸡头使劲的扳过来放到这碗里来接血,这个时候要特别注意,尽量不要让鸡有更大的动作,因为它要是使劲的挣扎,就会弄一些脏东西掉进接血的碗里!好了,血放完了以后,就可以烫鸡了,你会了吗?”

    这个过程,魏老幺看得多了,就是没有亲手操作过,此刻他从妈妈的手里接过鸡,从头到尾的操作一遍,妈妈看了,非常满意。

    次日清早,魏老幺早早的起床,洗漱完毕,还没来得及吃点早餐,就急急忙忙的赶往李雪家。

    李雪的妈妈早已经在炉子上放了一个水壶,水壶里的水已经咕嘟咕嘟的翻腾起来了。见魏老幺来了,李雪的妈妈冷冷的说道:“老幺,你来的还算及时,我炉子上的水,烧开了也才十来分钟呢!”

    魏老幺满脸惭愧,李雪她妈妈这是拐着弯儿骂自己来的晚了。也难怪,昨晚为了学会杀鸡,操作了不少时间,今早就起得晚了点,要不是李雪给自己发来短信,估计此刻的他还在床上呢。魏老幺就不好意思的说道:“岳母大人,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请问鸡在哪儿呢?”

    “你问我啊,鸡呢?对啊,我找找!”李雪她妈妈转身寻找鸡去了。

    魏老幺还算激灵,这个时候,他并没有闲着,他从碗柜里找来一只碗,加了点盐,然后问李雪:“雪儿,你知道家里哪儿有洋芋粉吗?”

    “这个啊,多得是,我找给你!”李雪转身就找来一袋洋芋粉递给了魏老幺。

    加完了洋芋粉,魏老幺就在碗里加了半碗水,用筷子搅动了一会儿,就放在桌子上,这就转身去拿刀,摸了摸菜刀的刃口,觉得到不是很锋利,魏老幺就拿来另一只碗,将菜刀在碗底磨来磨去,李雪看了魏老幺这些麻利的动作,就向他竖起了大拇指,李雪说道:“真有你的啊,看起来就好像是经常干过的一样,以前我怎么没有发现呢?”

    魏老幺呵呵一笑,拿着刀,抬着那半碗水,走了出去。这时候,李雪的妈妈也刚好抱着鸡过来了。

    魏老幺接过鸡,二话不说,先是拿住了鸡的双翅,让后就扳过来鸡的头,当鸡的脖子露了出来的时候,魏老幺就麻利的操起菜刀,往鸡的脖子上横切过去!

    这小草鸡本来就没有多大力气,被魏老幺手里的刀就那么一切,脖子上的血就冒了出来。魏老幺急忙将鸡的头部扳过来,置放在那只碗上,鲜红的鸡血就如注一般落进了碗里,整只碗都变成红色的啦!那只鸡挣扎了几下子,扑腾几下,就软软的垂了下来。魏老幺将鸡扔进了事先准备好的盆里,就转身进屋里的炉子上把水壶给踢了出来,一倾斜,翻腾的开水就淋到了盆里的鸡身上。估计水差不多了,魏老幺这才放下水壶,用手在盆里翻转了一下那鸡,稍微停顿了一下,觉得每个地方的毛都能退下来了,这就果断的将背烫过的鸡给拽出来,放在了地上,魏老幺蹲下身子,刷刷刷,几下子,鸡毛就被退干净了。整个过程是那么的流畅,前后不到十分钟!

    李雪的妈妈一直在旁边看着,只看得一愣一愣的,在她看来,魏老幺一定会是笨手笨脚的,她正准备这看魏老幺出洋相,然后寻找机会挖苦他几句,奈何,魏老幺做得让她愣是没有哪儿觉得是不可以的。

    等把鸡身上的绒毛完全退下后,魏老幺在锅里清洗了一遍,就把鸡放到了菜板上,接下来就是把鸡的内脏给掏出来了。魏老幺挥舞着菜刀,几下子就把鸡的胸腔骨给砍下来了——这也是昨晚自己的妈妈教自己的,妈妈说,这样砍鸡,内脏全部暴露出来,很好弄的。魏老幺这么砍鸡,其实也让李雪她妈妈震惊不已,她之前砍鸡的时候,一般都是从鸡屁股那里开始,划开一道口子,然后伸手进去把鸡的内脏给拽出来,这样做,要是手很重,往往会把鸡的肠子给拉断!见魏老幺如此这般操作,李雪的妈妈是从心底里服了这个让她有些愤恨的准女婿!

    李雪的妈妈说道:“老幺,那个药,我去洗洗,待会儿你砍好了,就可以一起下锅啦!”

    魏老幺一听,愣住了,他心里想,这个岳母这么还哦是跟自己过不去呢?这时候还要考验自己?魏老幺一边忙活着,一边说道:“岳母啊,这个一般草药下锅都是不用清洗的,那个土医师没有告诉你吗?”

    李雪的妈妈本来就是想故意找茬,见魏老幺也懂得这个用草药的规矩,就说道:“什么那个这个土医师啊,你也跟着李雪儿喊他二姑爹!”

    魏老幺抿嘴一笑,没有再说什么,他的手就越来越快了,没多大功夫,鸡块砍好了——其实也就是几大块而已,妈妈昨晚还告诉自己,有些用药的鸡,是不用砍开的,只是将鸡屁股那里划拉一道口子,等将内脏掏出来以后,就又将草药塞进了鸡的肚子里,然后扎好,下锅。

    魏老幺不敢挑战那种做法,他将砍好的鸡块放置在锅里,撒上药,加上清水,这就放到了炉子上,杀鸡熬药的过程就算是基本结束了。

    这时候,李雪的妈妈就拿起一包盐巴,准备往锅里倒。

    魏老幺一看,知道有事岳母在故意考验自己,于是就一下子蹦起来,大声的喊道:“等等,你这盐是没有炒过的,李雪不能吃,再说,熬药的时候,一定要清炖,等八九成熟了的时候,才可以加上盐的!”

    李雪的妈妈听了,这回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山歌庄里的女人 http://www.01bzw.com/2_2036/ 移动版阅读m.01b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