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山歌庄里的女人 > 正文 25.第25章? 亲家碰头麻烦多二
    [第1章正文]

    第25节第25章?亲家碰头麻烦多二

    第二十五章亲家碰头麻烦多二

    老幺他爸爸没想到魏老幺果真抽烟,见老幺一下子就把烟点燃了,举起手里的烟杆,远远的伸过去,吧唧一下就给魏老幺打下来了。老幺他爸爸吼道:“你这小兔崽子,胆子越来越大,还抽烟了是不是?”

    魏老幺当然是很意外的,毕竟,在家里的话,自己当着爸爸的面也是抽过的,可是现在父亲却当着大家伙不给自己面子,居然把自己嘴里的烟给打下来了。魏老幺就一愣一愣的,他知道,爸爸这是在别人面前严厉的对自己儿子的管教,在家里他也是一遍遍的唠叨,这样不行,那样不妥的。

    但是,让魏老幺更加感到意外的,却是李雪他爸爸的一系列举动。

    李雪他爸爸弯腰从地上捡起来刚才被打下了的烟,再次递给了魏老幺,并说:“孩子,点上,我说点上就点上!”

    这烟,点还是不点呢?自己的亲爹不要自己点烟,而自己岳父大人,此刻却要自己点烟,魏老幺犹豫了。犹豫的魏老幺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李雪的爹严厉的说道:“孩子,你不小了,十七岁了,是大人了啊,自己的事儿,要学会自己做主,不要老是让做父母的操心是不是?你看着一支烟,丢掉了多可惜!现在我让你重新点上,你就点上吧!”

    李雪的爹的话语里自然带着刺儿,那意思太明显不过了,魏老幺已经十七岁了,不小了,魏老幺他爹是管不着了,为什么还要为抽烟这样的屁事儿瞎搀和呢?魏老幺的爹当然也听懂了,就顺水推舟的说道:“老幺,你叔叔要你抽你就抽吧,我呀,是老了,你们年轻人的事儿,自己看着办吧,人老了,不中用了啊!”

    魏老幺的爹这话也有些意思,那就是说,你李雪他爹嘴巴那么会说,年轻人长大了,不用老人们多管闲事了,我索性什么事儿都不管,我看你这么着。李雪儿的爹自然是听清楚了这话的弦外之音,他笑着说:“老幺他爹,你这话就有点不对了,你说你要是什么都不管,我看你也是老了的人啦,哦,老哥花甲之年了,也不是我咒骂你啊,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你说你这要是不管孩子们,以后归西神游的时候,孩子们不管你怎么办?”

    魏老幺的幺哥村长见两位亲家你一言我一语斗来斗去,看着越老越离谱,这就打上了圆场,说道:“我看你们两位说的,都有些不对头,事无巨细,该管的自然是要管的,不该管的,孩子大了,该放手的就放手吧,但也不是就这样全部放掉,那样的话,我这个幺兄弟且不变成脱缰野马去了?反过来说,老人老了,年轻人该做的事儿,也是必须做的,我看今天啊,玩笑归玩笑,正事儿归正事儿,我幺兄弟能够找到李雪做媳妇儿,这简直就是我们老魏家的福气啊,既然大家都做到了一起,我丑话可说在前头,有什么该说的该讲的,不要憋着,这要是等两个年轻人将来生米做成了熟饭,那时候再有说辞,且不是不好了?所以啊,我们坐在了一起,就是一家人了,就畅所欲言,但是,我话又说回来,咱既然能够说出自己的想法,就要对自己的想法负责任是不是?”

    老幺的幺哥村长这一番话,顿时让李雪的爹没了言语。李雪和魏老幺早已生米做成熟饭,不过这个除了他和自己的老婆知道,就没有第三个人晓得。魏老幺的幺哥村长这话的意思就是说,有什么不满意的,现在想说就尽管说,实在不行,李雪和魏老幺不能在一起也无所谓,不要憋着,要不然将来在一起了会后悔的。可是呢,李雪和魏老幺已经在一起了,这可是家丑不可外扬,也不可能就这样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这样往自己脸上抹黑的话谁说得来?不够呢,李雪他爹这会儿也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该收敛的,就不要太过放肆!李雪的爹笑了笑了,就说:“大侄子,你这话呢,我首先还是非常赞同的,尤其是你说我们既然坐到了一起,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啦,至于我们刚才两亲家因为魏老幺抽烟的事儿在此有了意见上的分歧,我看这个倒是需要沟通的,但大侄子你的担心是多余的,亲家之间开开玩笑也是正常的啊是不是?”

    “嘿嘿,谁说不是呢?叔叔是个开明的人,倒是我哥,有点儿古板,但是,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你要说他一点儿古板都没有,也太神奇了是不是?好啦,我还是要说一句,咱们既然都达成了协议,彼此双方就把话说开了,有什么样的要求,我们可以先说说看是不是?”魏老幺的幺哥接过话茬。

    李雪的爹突然说道:“其实很多人家都说,要闹亲什么的,我看啊,咱们这也是左邻右舍乡里乡亲,低头不见抬头见,老相识了,那些老俗套的东西,我们都不时兴了吧。不过呢,我听老幺和李雪说起一件事儿,现在大家都在,我们何不好好商量一番?”

    魏老幺的爸爸和他的幺哥面面相觑,异口同声的问道:“什么事儿呢?”

    李雪的爹有些得意,那意思就好像在说,你瞧,傻了吧,我知道的你们可不知道哦!李雪的爹就有些得意,他此刻不慌不忙的拿出酒来,倒了几杯,递给每个人一杯,最后还剩一杯,李雪的爹把那杯酒递给了魏老幺。

    魏老幺一怔,没有接,在魏老幺的心里,喝酒已经是一种伤痛,要不是中考前一晚上喝酒过量,自己的中考成绩也不会那么糟糕,说不定,当时要是发挥好一点,能够考上一个中专学校也说不准。自从那次以后,魏老幺没有再喝过酒,他自己也不想再喝了。所以,魏老幺直接就推过酒杯,说道:“谢谢叔叔,我不饮酒!”

    “是吗?我要是知道你喝酒了怎么办?再说,今晚都是因为你和小雪的事儿,你就算不会喝,也是可以学学的,就像吸烟一样,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李雪的爸爸说道。

    魏老幺只好接过酒杯。

    李雪的爸爸哈哈大笑,说道:“喝了这一杯,就让我告诉大家是怎么回事!”

    大家就一饮而尽。

    李雪的爸爸放下杯子,慢条斯理的说道:“哎呀,我们这一辈人,老了,赶不上新潮流了,那些唱山歌带媳妇的年代已经不再了。如今婚姻新风尚,就连我们穷乡僻壤也流行起来,这可是我们这老一辈的人们无法想象的,这些事儿,要是放在以前,绝对是大逆不道啊。今早上,就是今天早上,我才听李雪和魏老幺向我挑明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我正不知道说什么好呢,他们俩就说,这不,只要把亲事一定,这就要外出打工,等怀上了孩子,生下来了,再回来结婚,你们说,现在的年轻人,是不是很厉害了?”

    魏老幺的爸爸眼睛瞪得大大的,前两天自己还找村里的媒婆去向王家提亲,也是对于两人的关系一无所知,直到现在,李雪的爸爸时候出去这些话来,的确是让他惊诧不已。魏老幺的爸爸就说:“哎呀,亲家,实话实说,你不说,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老幺他不孝,居然这样瞒上欺下的,我看该收拾的还是要收拾的!可是话说回来,这些孩子真是越来越不听话,越来越胆大妄为了!”

    “事已至此,也只有接受罢了!”李雪的爸爸说道:“所以我就把这事儿说出来,大家参考参考,看看这可如何是好啊!”

    李雪的爸爸何等的聪明,本来这事儿,两人外出的原因是因为李雪有了孩子(其实是骗的),正准备外出打工逃避计划生育的抓捕工作,想多生孩子。但是,这样的事情该有多大的风险啊,所以,他这话一说出来,那意思就是说,反正以后出了什么问题,与我没有关系,因为,虽然是他说出来的,但是是大家决定的!李雪的爹的过人之处还在于,他也把李雪和魏老幺此行的目的说出来了——外出打工,等怀上了孩子,生下来了,再回来结婚!这等于说,出去后才会怀上孩子,这就巧妙的遮盖了此刻自己女儿的不光彩的事情了。李雪的爹的高招,没有人能够觉察到他的用心。但事实上,谁也不知道李雪和魏老幺已经在一起,并且怀孕了……

    大家就都说好,只要大家通情达理,什么都是好说话的。

    当即,大家把关系完全挑明了,魏老幺对李雪的爸妈的称呼也从此改成岳父岳母,李雪对魏老幺的父母的称呼也成了公公婆婆,魏老幺这边的人,都纷纷拿出红包,算是见面礼吧,李雪家也不推迟,逐一收下了。

    夜已经深了,一行人准备打道回府,李雪一家对其他人并没有强留,但都说魏老幺是新姑爷,这个晚上是要在岳父岳母家留宿的。( 山歌庄里的女人 http://www.01bzw.com/2_2036/ 移动版阅读m.01b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