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山歌庄里的女人 > 正文 4.第4章? 她被母亲打了
    [第1章正文]

    第4节第4章?她被母亲打了

    第四章她被母亲打了

    李雪一拳打在魏老幺的脑门上,说道:“你这个脑袋是不是有问题了?谁让你娶小婆娘的?这个年代这个可是犯法的!”

    “我也是随便说说,逗你玩儿呢!”魏老幺哈哈大笑。

    “你坏得很!”李雪双手握成拳头,使劲的捶打这魏老幺。魏老幺则起身奔跑着,李雪也起身追了起来,两人就这样你追我赶,闹腾了好一会儿,在山歌庄山顶洒下了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

    突然,李雪说道:“老幺,不好,我要赶紧回家!”

    “什么事情那么急?”魏老幺问道。

    “我忘了,今天我妈要我给她上街去买药,本来我说一会儿就去的,可就在那时候,你这只小青蛙给我传来了约会的讯息,我就借故说我要出去背书,没想到我居然把这件事儿忘记了,怎么办?”李雪着急起来。

    “还能怎么办,铁定是要被你妈骂一通的,你就忍着就是!”魏老幺说。

    “真要是骂几句就完事儿,我还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我妈特别生气的时候,她依然还会打我!”李雪说道。

    “啊?不会吧,你妈没这么残忍吧?”魏老幺皱起了眉头。

    “嘿!我可不准你说我妈!”李雪说道:“咱们都走吧,要是被人家发现了可不好,你说是不是?”

    两人就急急忙忙的跑下山歌庄。

    山歌庄一点儿也不高,两人从山顶跑到山脚,才用了两分钟的时间。山下是一条小河,弯弯曲曲的,水也不深,就一尺左右深吧,河里除了有蝌蚪、青蛙,谁也找不出半条鱼来。有时候赶上二三月间,天大旱,这条小河就不再是河,而是一条小溪流。村里的人们都把这条河叫做干河。从干河侧边的那条马车路一直往前走,最多四分钟就到了村子里。早些年,山歌庄上边还在时时回荡着青年男女们的山歌的时候,很多老人就端一张小凳子,坐在自家院坝里,听情歌,回忆着自己年轻的时候的多情。

    好像魏老幺和李雪第一次上山玩耍的时候,是在四岁半左右,那时候,他们俩在山顶一玩,就是老半天。最后家里的老人们找不到孩子,就四处寻觅,还大声呼唤着他们的名字。两人在山顶听到大人的喊声,也大声应和着,于是就朝着山下的村子里跑,而往往这种时候,总是会看到大人们手里拿着一根竹条,在村口翘首以待。挨打是必不可少的。但是,两人上山玩耍也是无法改变的,后来因为父母管教严格,两人只好偷偷上山玩耍,相约的时候,只能以暗号为记。魏老幺找李雪的时候,蹲在李雪家房子周围学青蛙叫,而李雪找魏老幺的时候,则学猫叫。喵喵喵,李雪学起猫叫,就像是真的猫在叫一样。这样的习惯,一直持续下来,从小学到初中,从来没有改变过暗号!

    其实,山歌庄上也不是只有魏老幺和李雪爱上去玩,但是,上去玩的其他人,多半都是些毛孩子,一般情况下,走到半山腰就回头到山下的小河里玩儿水去了。一直以来,几乎只有魏老幺和李雪两人跑到山顶去约会。有些时候,两人从山顶下来,就会被山下的河里的毛孩子们发现,毛孩子们一到家,就会跟自家的大人说见过魏老幺和李雪,大人们也都不在意,这两个小家伙那么要好,是大家都知道的,就见怪不怪了,也很少有人去过问他俩将来会不会走到一起,因为这些事儿,是要等到长大以后才能决定的。

    两人到了小河边,河里一个人也没有,两人就急急忙忙的往村子里跑去。到了村口,两人相互告别,各自回家。

    李雪悄悄的回到家门口,刚要推门,就听到妈妈大声喊叫起来:“你这个死丫头,还晓得回家呀?”

    李雪吞吞吐吐的说道:“妈,我这是出去背书呢,我们老师说了,明天要是背不了课文,不但要罚站,还要被罚扫教室呢!”

    李雪的母亲就吼:“老娘还没有糊涂,背什么书,你可别跟老娘丢人现眼了,你读来读去,把书读到猪圈里去了!人家娃娃是越学越厉害,你倒好,越来越不懂事,你们老师多次告诉我了,说你实在是读不了了,要我在家辅导你,可我,一个字也不认识,怎么辅导?都经常告诉你,要自己为自己争口气,你呢?成天到处玩耍,都十四五岁的人了,一转眼就要嫁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

    李雪知道,每一次提到学习,妈妈总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个没玩没了,你要是不采取办法,她准会一直念叨着。

    李雪就转移话题:“妈,我还是上街给你买药去!”

    “买什么药?老娘是靠不住你了!老娘在这里痛得要死,真要等你给我去买药,恐怕早已经不行了。小雪啊,你说我该说你什么好呢?你不是说好一会儿就回来的吗?我等来等去,等不了了,这才自己上街买药,现在我已经吃了药半天了,你才来,你说,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心上?”李雪的母亲继续念叨着,果然是没玩没了的。

    李雪就说:“妈,既然药你已经吃了,那好,我这就不用上街啦,也好,我要去洗衣服去了!”

    “什么?嫌我烦了是不是?还不愿意听了是不是?老娘我说的这些哪一句不是真话?可你,一次次的让我失望,你要是再不好好争气,我怕你以后的日子难得过,恐怕连找个婆家都难!”李雪的母亲说道:“你看看村里的其他人家的姑娘,哪个不是很听话的?只有你,总是给我丢脸,在家懒懒散散,什么事儿也不想干,老师也不止一次跟我说,说你在学校简直是个人物,要比考试的分数低,你总能拿到第一,我的脸都不知道放哪儿好了,要是学不了东西,像个大憨包一样,将来谁还敢娶你呀?”

    “这可不一定!”李雪突然说道。

    “什么不一定?”李雪的母亲说道:“别往自己的脸上堆什么金子了,鬼才要你!”

    李雪的母亲刚一说完话,李雪就说:“妈,不是往自己的脸上堆什么金子,是说别老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小母狗,你又笑话老娘了是不是?看我怎么收拾你!”李雪的母亲说完,就要返身去找朱条子,李雪往往最恨母亲的时候就是此刻。因为母亲不但要打自己,而且还骂自己是小母狗,这是她无法忍受的,李雪就说道:“你连一句话也说不全,还教育我怎么学习,我之所以成绩那么差,就是因为遗传了你!”

    “什么?你这个小母狗还了得了?居然敢时候是老娘遗传了你?”李雪的母亲气得满脸通红,手里就多了一根竹条!

    李雪说道:“妈,我不小了,我请你别老是把我当成小孩子好不好?你不要动不动就冲我发脾气,还说我是什么小母狗的,这是我最不爱听的!”

    “老娘一定要说你爱听的话吗?你算什么东西?你是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是你听我的还是我听你的?简直反了,你这个小母狗!!!”

    “妈,我再一次警告你,我已经不小了,我请求你别再这样对我大喊大叫的,还骂我一些难听的话,真的,你说我是母狗,我很不乐意!”

    “呀呵,你果真变厉害了,敢威胁是不是?还警告我?该警告的是你,都这么大了,也不知道反省反省,继续这样下去,我看你将来真的没有办法了!你个母狗,老娘说你有怎么样?你是老娘身上掉下来的肉,该打该骂是我的权利,你要是不愿意,滚蛋,没有人理你!”

    “妈妈,你刚才还是说我是狗?”李雪生气了。

    “是啊,怎么?”|李雪的母亲的问道。

    李雪不慌不忙的说道:“你骂我是母狗,你呢?你又是什么?”

    “什么?你不但顶嘴,还拐着弯儿骂老娘?”李雪的母亲一说完,就挥着手里的竹条,准备打李雪。李雪一个侧身,躲过了母亲手里的竹条。母亲抽回手,再一次打了下去。这回,李雪悴不及防,啪的一声,自己的屁股就被抽了一下,疼得她直叫唤。

    李雪正要跑,李雪的母亲就一把抓住李雪,手里的竹条依旧不断的打着李雪的屁股。李雪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大声喊道:“别打了,别打了,很痛的!”

    “你还晓得疼痛?晓得疼痛就要好好的做人呢!”李雪的母亲的手还是没有停,她一边打一边说道:“老娘要你长点记性!”

    “我记住了!”李雪哭了,哀求道。

    看着女儿哭了,李雪的母亲这才停了下来,她的嘴里依旧念叨着:“你这个小母狗,老娘说多少遍了你就是不听,你要是再不听话,我以后就不管你了!”

    李雪的心里十分难过,妈妈管不管自己,这都是她说的气话。问题是自己都这么大了,妈妈还把自己当成一个小姑娘来教育,最让她可恨的是,母亲动不动就骂自己是小母狗!

    李雪心里难过,也觉得臀部生疼,就跑到自己的房间,砰地一声就关上门了。( 山歌庄里的女人 http://www.01bzw.com/2_2036/ 移动版阅读m.01b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