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强制试婚:高官的小女人 > 正文 V036 高官的小女人2
    ./.

    /

    “小妹妹,你要是侍候好我,以后我保证不让你再当这累死累活的小护士。”他的语气和眼神都是十二分的**。

    夏佳宁的眼前一片漆黑,眼眸火烧一样的烫,她怎么都没法相信,这男人在她面前信誓旦旦,深情无限,背着她竟是这一副模样。

    她睁大绝望的眼睛看着眼前她完全不认识的男人,拼命地呼吸,每一下呼吸,鼻子都会酸痛一下。

    “你真没劲,到底是谁逗谁啊?”秦勉松开按着她的手,拿下她的口罩和护士帽,她的秀发倾泻而下,他手指埋入她长长的直发,爆笑:“你吃醋的样子好丑。”

    “你?”她大口大口喘着气,想笑,又很想抱着他大哭一场,他摸摸她的脸,她的发,皱眉,“以后不许再试探我了啊。”

    “我以为还能实现下青春期的愿望……”她总算喘过气,抓过他的手,用力亲,“是没意思,不玩了,一点都不浪漫,电视上都是骗人的。”她撅嘴,嗔怒地瞪他一眼,端过汤,喂他喝了一口。

    “嗯,越来越好喝了,进步很快。”

    “真的!”她笑得无比灿烂,他深深看了一眼她的笑容,然后低头聚精会神喝汤,直到喝得一滴不剩。

    她高兴地抱着保箱桶去洗,看到里面还有一点余下的,想尝尝看比前几次到底进步多大,今天走得急,还没有尝过,可谁知道,天啊,为什么一点咸味都没有,她是没放盐吗?晕死,可他竟然就这样喝得一口不剩,还夸她,她擦擦湿润的眼,是啊,他总是这样,在背后为她打点好一切,面上却从来不说,就算她做得再不好,可是他不说,她又这么笨,怎么会知道他的好他的苦心呢?

    她冲进病房,双臂环住他的腰,紧得不能再紧,只有这样,他的胸口才能抵住她剧痛的位置,缩在他怀里,手紧紧抓着他,尽全力忍住眼泪,不让它流出来,“秦勉,你别对我这么好,我是很容易被宠坏的。”

    他吻着她的唇,对她说:“只要你给我一次机会,我可以宠你一生。”

    她突然伸手去脱他的病号服,他却蓦然抓住她的手,坏坏地对她眨眼:“想干吗?这么急?”

    “你不想?”她瞪他。

    “想也不差这一会儿……”他拉好他的衣服,平复一下凌乱的呼吸:“这里不行,估计很快就有真的护士来查房了,哈哈,绝对货真价实的。”

    “讨厌,不许再笑话我了明白没?”夏佳宁红了脸,估计她这糗事他会笑她一辈子,不过他不说她都忘得一干二净这里是医院了,不要意思地坐起来,摸摸自己滚烫的脸。

    满心崇拜地偷看他,然后吞了吞酸涩的口水,女人也有需求的好不好,尤其在一个能把病号服也能穿出名牌样的男人面前,但,确实不是办事的好地方咧。

    “来,和我说说最近有什么趣事发生了,我天天关在这里,除了能看看几个漂亮的小护士外陪她们拉拉小手摸摸鼻尖外,都快与世隔绝了。”秦勉让她坐在他腿上,他用胳膊圈住她。

    “啊——你还说。”她两只手用力搓着那张俊脸,不过他这一提她倒想起云启那事来了,放下手靠在他怀里说:“对了,还真有件事儿,不过我先表明态度啊,我不是来质问你的,就是有人拖我说个情,但我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个面子你给不给都成,不必卖给我。”

    秦勉似笑非笑地点头,“这么慎重啊,你说。”

    “是这样,我有个同事叫云启,你见过的,我昨天才知道他还入股了一个建筑公司,但公司最近出了点问题,说是承包了政府一个大工程,结果出事了,现在几个股东身家都快赔没了,你躲这来了,害他们到处找人说情也找不到人,这不,他一直是知道我俩关系的,就想让我跟你说说,能不能放他们一马。”

    她有意省去了云启怀疑是秦勉设的套子报复他这一段,是不想再把俩人的矛盾升级。

    秦勉笑了笑,“还有这事?那等我出院后去查一查,看看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况。”这话很明显就是打官腔的套路,不过夏佳宁其实也根本没怎么把这事放心上,听秦勉肯关照下,也就不想再提。

    往他的怀里拱了拱,两人又亲来亲去的玩了会儿彼此的口水,夏佳宁就必须要回家了,秦勉站在窗口目送她走过马路等车,良久才收回目光,拿出另一个手机打电话,一接通就笑:“那小子坐不住了,这次我不但要让他赔得一无所有,还要给他安个罪名请他去局子里喝点咖啡才行,不过可惜了,那边动的也够快,没拿到洗钱的证据。”

    另边宁晓夏一边泡着澡一边阴笑:“你狠,还要让人家进局子,话说,他要是还清了债,你打算安个什么名目请人喝咖啡?”

    秦勉耸耸肩,“杀人未遂够不够?”

    宁晓夏哈哈笑,“你牛b,不过你小子不会设套让他来杀我吧?那得告我一声嘿,我好先去中南海请几个保镖。”

    秦勉诡异的一笑,“杀你顶什么事,当然是杀市长未遂,他都沉不住气让夏佳宁来求我了,也是技穷了,成,这医院我也住得烦了,过几天该出去见见太阳了,顺便好收拾一下残局,该下课的下课,该收监的收监。

    宁晓夏摇摇头,“你慢慢玩吧,这小子不是省油的灯,你俩以后反正是扛上了,不过兄弟,为了个女人竖敌,哥们觉得总不太值。”

    秦勉依然微笑,“如果他本身是行得正的,我就是想拿他点把柄也拿不住不是,我身为市长,当然有义务和责任对我的市民负责,孩子们做错了,我这个当家长的当然要好好的惩罚一下。”

    宁晓夏知道秦勉做事一向有分寸,也懒得再说。

    晚上十点多,一直在房里上网的夏佳宁走出卧室,看见客厅沙发上的妈妈,问,“什么好电视,能让你看这么长时间?这么晚睡对身体不好的,快去睡吧。”

    夏母放下手里的遥控板,“没什么好看的,你想看什么,自己来找。”

    夏佳宁坐到她身边,“我不看电视,没什么好看的还看那久。”

    “无聊呗,年纪大了睡眠时间就少,上床也睡不着,又没人给我生个外孙玩玩,不看电视看什么?”夏母看了眼女儿,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娃娃,你爸不在了,妈一个人是很没意思,现在就盼着你生个孩子,也好让妈有个寄托,你和云启也相处好一阵子了,再谈下去有什么意义,妈问过他了,他说只要你同意,他就让他父母上门来提个亲,马上就可以领证的。”

    “我才不到三十岁,那么急着把自己卖出去啊?我们学校三十没嫁的人多了去了,唐糖你见过的,她比我还大两岁呢,人家连男朋友都没急着找,一个人不知道多逍遥自在,反正结婚我要等三十岁再考虑,云启他等得了就等,等不了我就不信不嫁他还嫁不出去了。”夏佳宁把脸埋在妈妈怀里,装死。

    夏母轻拍了她一下,嗔怪着开口:“你这孩子,每次跟你说这个事的时候就装疯卖傻,妈可警告你,别再做那些不切实际的梦,云启这样的男人你要不抓紧了,哭都没眼泪。”

    电脑桌上的手机发出短信提示音,夏佳宁飞快抬头,然后假模作样的去卫生间逛了逛,才在母亲的严密注视下溜回房关上门。

    五分钟后,她穿戴整齐的走出来,夏母立即发觉了她的不正常,“你要去哪?”

    “卫生巾没了,我去买点。”夏佳宁边换鞋边自然的开口。

    “这么晚超市都关门了,你上哪买?”夏母疑惑地问。

    夏佳宁皱眉,“妈,总有24小时营业的店铺吧,我找找去,你以为我愿出去啊,要不你拿你的给我用,否则我今晚不用睡觉了。”

    “妈哪还用这玩意,去吧,别走太远,女娃子家家的一个人太不安全,看看,如果你和云启结了婚,这种时候你就在被窝里享福了,还用得着自己跑出去?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行了行了,一说就没完,我快去快回。”夏佳宁拉开门就跑./.

    /( 强制试婚:高官的小女人 http://www.01bzw.com/2_2035/ 移动版阅读m.01b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