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强制试婚:高官的小女人 > 正文 V023 高官的小女人
    v023高官的小女人

    夏佳宁被他箍住,动弹不了,抬头望向他,眼里突然就有点湿润,侧转脸,就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

    秦勉的外套已脱,只剩保暖内衣和毛衣,他身上没有松散的肉,被她咬住一点皮,很疼,他忍住了没动。

    今天她终于相信自己错了,大错特错,他努力帮她完成守护江南巷的心愿,而她又对他做了什么?她当初若是肯多信他一分,也就不会做出那样极端的行为,后来她有查过,他就算背景再深,但只要与群众到相关重要部分上访挂上钩,也会受到相应处罚的,而且将来的升迁都会受影响。

    她让他背上了个这大的政治错误,不是说句对不起就能抵消的,她真的很想上演一出跪在他面前,痛哭流涕求他原谅的戏码,但又抹不下这个脸面,想说些特别煽情的话,偏偏她又不太会表达,心里太内疚太难受,反而又变成拿他来发泄了。

    等夏佳宁一松开,他低头就吻了她一下,很快,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似乎想一直这样搂着她过下去,再也不吵架,就这样过下去。

    许久,他才放开夏佳宁,她已不再乱扭,倚在他怀里不做声,他低头又用唇轻触她的面颊:“回去好好睡一觉。”

    “睡不着。”夏佳宁不抬眼,话音里带了浓重的鼻音,说完,她就觉得鼻子酸酸的,一直酸到眼睛里,就有水想要聚涌,她把它逼了回去。

    秦勉低头望着她,她依然不看他,他笑了,“那我把你绑成个粽子扔在床上看你睡不睡。”

    夏佳宁嘟嚷:“霸道市长,剥夺人睡觉自由。”

    老吴都笑了一声。

    车停在楼下,老吴替夏佳宁打开车门,秦勉看她下了车站着不动,他伸手过来牵住她,拉着她就向楼里走去,还一边交待老吴,“车你开回去,两点过来接我。”

    夏佳宁被他拖着在走。

    一个妇女从楼道里走出来,和他打着招呼,“秦市长下班了!”然后就用眼神瞟着还披着秦勉外套的夏佳宁。

    她裹在他的衣服里,手在袖中被他紧握着,秦勉看见了那妇女的眼神,也不知道是谁的家属,他简单的解释着:“我未婚妻。”

    妇女立即张大嘴“噢”了一声,然后就对着夏佳宁笑,她却笑不出来,那三个字让她没有幸福的感觉,反倒有点微微的酸,她哪里配啊,有未婚妻那样残忍伤害自己未婚夫的吗?唐糖说得没错,她就是个猪脑子。

    电梯里还有其他人进出,每个人都笑着和他打招呼,他一直没松开拉着她的手,直到进屋才他放开她:“去洗澡,我帮你把水开热点。”说着就把她半拖半抱到浴室。

    看她站着不动,他伸手帮她**服,夏佳宁推开他的手:“我自己来,不然你又想要犯罪了。”

    秦勉眼里带了笑意:“快点脱,我去给你拿衣服。”说着没一下就返回,动作快得,估计都是小跑着的,进来看见夏佳宁还在原地站着,连纽扣也没解一个,他放下手里的衣服,突然过来搂住她,低头寻着她嘴就用力的亲过去,吮住她柔软的唇在她嘴里肆虐一番之后,才低声对着她耳语:“要不要我帮你搓背?”

    夏佳宁推他,“又不是半年没洗过了,搓什么搓,你出去,我自己洗。”

    秦勉在她唇上又印了个吻:“洗完了就叫我,我去做点吃的,给你做韭菜盒子怎样?上回在秦馆我见你还蛮爱吃的。”

    夏佳宁低头不语,看他关上门,她才开了水洗澡,把水调的滚烫,身子渐渐暖和了过来,浴室里蒸汽腾腾,头却开始昏了,她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去说服妈妈了,希望妈妈能接受这个现实,接受秦勉,但她知道不会那么容易,就算政府没有欺骗,但爸爸总归还是因为要拆江南巷而去的,这是事实,她能想得通,但妈妈不一定,毕竟爸爸是和她一起生儿育女,相伴了几十年的枕边人,妈妈不同于那样思想开放的事业型女强人,她只是个守旧的家庭妇女,丈夫儿女就是她活着的全部意义。

    她无法定义,又陷在了迷惘里,从浴室出来,厨房传出锅碗的声音,已经能闻到韭菜的香味,他会做饭吗?她住过来这么久,他还忙得从来没下过厨房的。

    秦勉走出厨房就看见她愣怔在客厅里,脸上有着沐浴后的两团嫣红,眼神空茫茫的,神情竟像是不知所措,仿佛是个莽莽撞撞闯入了禁地却瞬间迷了路的孩子,他心顿时一紧,觉得被什么东西锥了一下,这样茫然无措的夏佳宁,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是他把她逼得太紧了吧。

    把手上的筷子往桌上一放,他过来就拉她手,她把手一缩,自己坐到凳子上,拿起筷子就吃,除了韭菜盒子,还有碗三鲜青菜汤,很简单的两样食物,但也不得不承认他手艺真的很好,盒子炸得很酥,金黄金黄的,和秦馆的大厨不相上下,她心里叹口气,这样的男人她竟然就那样放弃了,还奢望着要送他进监狱。

    “是不是不好吃?”秦勉一口没动,只看着她低着头小口小口地咬,然后又慢吞吞地咽。

    她摇头,秦勉又帮她盛了碗青菜汤,夏佳宁慢慢吃完了一个盒子,喝了半碗汤就放下了碗,说:“我头有点晕,想去睡会。”声音是真带着很重的鼻音。

    “好,你下午好好睡一觉,我今晚上可能不回来吃饭,但会让人给你送吃的,外面风大雨大的,你就别出门了。”

    夏佳宁没应,头重脚轻地走回房就往床上一倒,秦勉看她那样子不太对劲,伸手一摸额头果然不对,她的头滚烫,温度很高,他一惊:“佳佳,你发烧了,起来去医院好不好?”

    能不发烧吗?淋着雨玩半天的高空冒险,昨天还不在家好好休息,又跑去跟那家伙看电影吃饭,晚上他又那个了她一次,今天又逼她冒雨来参加开工典礼,不生病才怪了。

    夏佳宁闭着眼睛摇头,她现在只想睡觉,哪还有去医院的力气。

    这次的病来得很猛,几乎把她从在哈尔滨受凉到父亲身故再到北京上访然后被在地板上强奸加上前几天的着凉,紧接着又因为知道了自己那样冤枉秦勉而良心倍受指责,又担心他们的将来,长期的愁烦苦闷寒凉几乎就全积在这一次彻底爆发了,也是好在她身体底子好才拖到今天。

    “佳佳,你太热了,我们去医院好不好?”他的声音低低柔柔的。

    但夏佳宁眼睛依然闭着,眉头却微微的皱起,鼻子缩了缩,这个时候的模样像是跟谁赌气的孩子,只闷着声音说:“我不去医院,你吵死了,走开。”

    谁愿意去医院呀,她怕死了那一系列抽血啊心电图啥的检查,一圈折腾下来人都要废掉,她心里清楚只要发发汗烧就会退热的。

    秦勉没再说话,夏佳宁听到大门关闭的声音,屋子安静了下来,她埋在被子里撅着嘴,走就走,她还稀罕他似的,现在的她,这时候生次病也好,现在她不想和秦勉有太亲密的接触,那种暧昧与激情,是她目前这种严重内疚状态下不愿承受也承受不起的。

    闭着眼,她昏昏沉沉的只想睡,然后又模模糊糊听到门又响了,然后是秦勉爬上了床,把她整个上半身都抱在了怀里暖着,大约他的身子还带着屋外的凉气,夏佳宁没好气的咕哝了声。

    秦勉轻声说:“听话,起来把退烧药吃了再睡,我去医务室开的,很管用的,你不吃我又用嘴喂你了啊。”

    他这一说她才没敢再闹脾气,这才识相的坐起来,乖乖的吞了药片又喝完了一整杯水,最后又老实的躺好。

    看着她这副样子,心瞬间柔软得不行,从大院到市政府医务室开车来回不用十分钟,但他心却从没有那样的急切过,生怕晚一分钟回来她就会病重一分似的。

    甚至都想打电话取消下午和外资商的洽淡了,但他还是克制住了,这个排名世界五百强第十七位的外资公司引进计划是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很多大城市都在抢,还是他利用留学当地的身份和一口流利的外语套来的,下午人家就派人来实地考察,他必须全程陪同,晚上还要宴请,如果这个项目引进成功,不但能为渝市吸引更多高技术人才,同时也能提升渝市在全国三线城市的口碑,每年创下的税收也会翻上几番,所以这个项目他必须全力以赴,和整改江南巷一样,拿不到这个项目,他会觉得这个市长当得很失败。

    以前他的眼中只有工作,从来不觉得会对一个女人有多少牵绊,哪怕对方是他妻子,那也不过只是束缚于一张证书,他可以娶,可以把自己的身体送给那个叫妻子的女人,但他绝不会屈服在女人的手里,谁都别想征服他的心,所以宁晓夏才会对他的变化如此吃惊。

    可遇到夏佳宁后他才知道,不想被女人征服,那是因为对方首先就根本不值得他去征服,他想起第一次白天见到夏佳宁时的神情,那样的飞扬自信,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幔照进她的眼里,让她的眸子里都映着光辉,那种明而净的闪亮,让他竟有自己是她的猎物的错觉。

    还有站在市政府门前那时的她,那时他眼中的夏佳宁,充满了率真和勇敢,每一次和他对峙的时候,眼里都闪着绝不屈服的光芒。

    其实从他第一眼看到夏佳宁,他就知道她不是个随意的女子,那时候他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只记得,她有一双清透湛亮的眼睛,和浅淡如水的笑容,再次的相遇,她的一切在他面前慢慢明朗起来,他不仅知道了她有一个悦耳的名字,还有一份高尚的职业,还有她的纯良得体,心无所属。

    他们的生活终于有了交集,她性情内向,人多的时候就喜欢沉默着,沉迷于自己的世界,总是固执的拒绝陌生人的加入,只想有规律的,过着自己的生活,除了她的家人和能让她动的心人,任何人,都只是她生命里的过客,所以才会对他的朋友不冷不热,但是,跟他相处的时候,她又是柔顺,欢喜的,偶尔遇到事情,她也会大义凛然的说一些大道理,时常迫得他说不出话来。

    后来,找寻她的身影已在不知何时成了他的习惯,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只要身处同一空间,他总能在第一时间准确无误的判断出她的位置。

    她从不主动约他,他却一天比一天多的渴望跟她呆在一起,多久了,他没有别的女人,他惊觉这就是爱情的时候,才发现她早已悄无声息的占据了他的生活,可是生活却开始和他们开起了玩笑,当她绝决转身,他却再也忘不了了,忘不了也舍不下了,心仿佛要被掏空了的感觉,只有经历过才能体会,那种爱,而不得的怒气在陡然间爆发,现如今这么好的一个小女人,他怎么就在不当心的时候,把她给折腾成这样了呢?

    半小时后,他又摸摸她的额头,还是滚烫,大约他手冷得舒服,夏佳宁马上就醒了,睁了一下眼,看向他。

    “冷吗?”

    “热。”

    “忍着,必须要发汗。”他给她塞紧被子,“等汗都发出来,烧就退了,要喝水吗?”

    “嗯。”

    他马上下床倒了水过来,她“咕咚咕咚”的喝完。

    “还要吗?”

    她疲惫地摇头。

    他用手指抹去她唇边的水痕,对闭着眼又想睡觉的夏佳宁说:“还有一次退烧药,如果下午烧还是不退,你就自己吃一次,这个是感冒药,配着吃,温度计就放在枕边,我晚上不回来吃饭,因为有个很重要的招商会,但我会让老吴给你送吃的,一应酬完我就回来,你要有任何不舒服了就马上给我打电话,打不通就打老吴的。”

    夏佳宁睁开眼睛望着他,眸子里隐约像有一层水雾,似乎是委屈,又似乎是熠熠的波光在闪动,他和她对视着,忽然觉得灵魂都被她摄住了,要是一辈子和她这样看下去,再不看旁人,只对着她的眼,也是可以的。

    凝视了许久,又或许只有一瞬,时间在这无法计算,他低头在她唇上又啄一下,轻声说着:“快睡!”

    她听话地闭上眼睛睡了,连他什么时候去上班的都不知道,退烧药两个小时后起了作用,体温渐渐降了下来,汗也开始一滴滴从胸口涌出。

    上班的时候就特意打电话让秦馆的师傅先熬着鸡汤和大骨粥,晚上趁应酬的时间让老吴送了过去,他给夏佳宁打电话,告诉她十分钟后老吴会把饭菜放在门外,让她开门取,他应酬完就会尽快回来。

    电话里夏佳宁迷迷模模应了声就挂了,等他将近十点到家时,东西还一样不少的放在大门外呢,秦勉吸了口气,这个任性的小女人,真是欠收拾,不过看在她生病的份上,不计较了。

    果然还是在床上睡着,不过脸色已经没那么红了,他用手试了试,额上的热度也正常了,他总算出了一口气、

    毫不留情地摇醒她,“起来吃点东西再睡。”

    也是真的饿了,夏佳宁也不再闹别扭,半撑着依在床头,好在粥汤都是用保温桶装的,还是温热,秦勉用杯子装着清水先让她漱了口,才把汤端给她。

    是饿坏了,狼吞虎咽的喝光,全然没有了之前的气势,秦勉看得哭笑不得,真是自找的,又不能骂,只得说:“你慢点喝,没人跟你抢。”

    夏佳宁喝光了鸡汤,看了看钟,又抬头看了一眼秦勉,才舔舔嘴角,含糊的问:“你吃过晚饭了没?”

    “吃过了,谁像你。”他冲她拧了拧眉。

    她“哦”的答应了一声,又低下头去喝他端来的粥。

    她喝的时候秦勉就离开了房间,再回来时手里端了一盆热水,接过她的空碗,抽了一张面纸帮她擦嘴,夏佳宁一扭头就不让他擦。

    “好了,我知道今天逼你去江南巷又让你堵心了,别怄气了,是我不好,我认错了行不行?”秦勉有点想笑,但还是一本正经的开口道歉。

    所以说女人的心思你别猜,因为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她哪里是和他生气了,她是在和她自己生气而已,只是在他面前任性撒娇惯了,一时不懂怎么扭转,但还是从他手上扯过面巾纸胡乱擦了擦又塞回给他。

    秦勉开了空调就坐到床上要脱她衣服,夏佳宁尖叫,“干嘛你,还有没有点人性了,我都这样了你还想那样……”

    秦勉哭笑不得,“什么这样那样的,你一身汗臭,今晚就是求我那样我还嫌委屈自个儿呢,你现在不能洗澡,我帮你擦干,再换套衣服,否则湿了穿着又受凉了。”

    又误会他了,她现在手脚发软,保暖内衣半湿着粘在身上,确实很不舒服,只好红着脸任他摆弄,他**她的上身,擦完她的后背,又用温热的毛巾轻轻地为她擦拭胸前,当那两个丰盈的地方被紧握在手里时,他心中还是很一阵激荡,仿佛听见自己脉搏的跳动声,他真的又有点想那个了……他擦啊擦,认真的一遍一遍擦。

    “你手能不总擦那一个地方吗?皮都要让你搓掉了。”夏佳宁瞪他,干脆抢过毛巾搓把水自己来擦下面,否则那啥都会不知道被他搓掉多少根。

    秦勉嗯哼一声,终于管住自己,帮她换好干净的衣服,然后吻了下她的头发,“你好好睡觉。想喝水就叫我。”

    “嗯。”

    见她还是一副防狼的神情,他半哑着嗓子低语:“我不会趁你生病欺负你,乖乖睡觉,别闹了!”说完关了灯,又端着盆走出去,大市长就要说到做到。

    夏佳宁这才埋在被子里哧哧的笑起来。

    他去洗了个澡,又把她的衣服用洗衣机洗了,回到卧室,他站在床边看着熟睡的小女人,她睡得很酣,屋里只听见她的呼吸声,浅浅促促,宁静而安详。

    他掀开被子钻了进去,用胳膊搂住夏佳宁的时候,她微微挣了一下,他没松开,反而收的更紧了,她不再动,静静的伏在了他怀里,睡梦中似乎她也知道反抗是没有用的。

    低头看向夏佳宁,她依然睡得香甜,黑暗中只闻到她干净而温暖的气息,眼角眉梢,灿烂如花。

    早上夏佳宁先醒来了,发觉自己在他怀里,他的一只手,还环着她的胸,她失笑,这破手,就离不开那地方了。

    呆呆的怔忪了片刻,然后就去挪他的手,秦勉立刻就醒了,他睡得不沉,一整夜,似乎都有根神经一直在绷着。

    两人目光对上,隔着很近的距离,夏佳宁楞了一下之后,一把推开他的手,翻身就想起床。

    秦勉拦腰把她抱了回来,置在怀中,紧拥住,手就探往她额头,然后松了口气,烧彻底退了,不枉他半夜起来n多次为她敷冷毛巾。

    夏佳宁被他勒得有点不顺气的开了口:“尿……要憋不住了。”喝了那多的水,虽然大部分变成了汗,但总也要尿的,刚才他偏偏一下又勒在了她的肚子上,好了,直接撒了几滴出来了。

    秦勉啊了声,“你不早说。”连忙放开她,夏佳宁逃也似的去了卫生间,一跑,又撒了几滴出来,要命。

    秦勉也爬起来,屁颠颠地直接跟着她去了洗手间,就这么倚在门边看着她尿。

    夏佳宁没好眼色的瞪他,“流氓市长,你的怪癖越来越多了,既然这样,就再送你个福利,帮我拿条新内裤过来。”

    他立即又屁颠颠地跑回房,夏佳宁蹲着把脸埋在胳膊里闷笑,这男人,怎么一回到家里就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

    其实她又冤枉秦勉了,他发誓他没有看女人撒尿的恶习,他只是要看看那个的颜色是不是正常,从而判断她的身体好了没有,是吧,人家毕竟是个市长,哪会那么萎琐撒,当然了,如果能顺便满足一下恶趣味也是不错的,是顺便啊。( 强制试婚:高官的小女人 http://www.01bzw.com/2_2035/ 移动版阅读m.01b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