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强制试婚:高官的小女人 > 正文 15 高官的小女人
    015高官的小女人

    她拼命摇头,他才满意的松开手,脖子上的手松开之后,夏佳宁捂着自己的脖子,因为大口的氧气进去,咳得她死去活来,那种阴影下的情景,她不想再回忆,只是哑着喉,求他,“你不就是要我服软,要我向你低头吗?我已经向公众认错了,我认输了,如果你还想让我当面向你道歉,那好,秦市长,夏佳宁对不起你,我全家都对不起你,这总可以了吧?”

    “不可以”秦勉一掀唇角,“你总是用戒备的眼光看我,不管我做对你做什么事,你都觉得我是有恶意的,是对你和你的家人不利的,我承认一开始欺骗你是我不对,可一开始用错了方法就要被判死刑?渝城现在变化多大?看病,教育,机关作风,市容市貌哪样不在变?哪天不在变?难道你就不能从另一个角度,重新看看我,审视我这个人吗?”

    他眼里闪耀的光芒让夏佳宁难以自持的别开眼,艰难地开口说:“那我代表全市人民感谢您。”

    夏佳宁屁股立马挨了一巴掌。

    “我要的是这句?真是浪费我表情。”秦勉完全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算了,跟这种用502强力胶做的顽固分子浪费嘴皮子干嘛,这种人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说一万句不如行动一次。

    “我要回家……”她委屈地扁嘴。

    他却说:“佳佳,上楼,我们谈谈。”

    谈谈?谈什么?谈情说爱还是谈人生理想世界和平?夏佳宁看到他眼底不加掩饰的,她知道他今天已经彻底激怒到他了,想要脱身恐怕会有点麻烦。

    “我我一个小刁民和市长没有共同话题,没什么好谈的。”夏佳宁讨好的笑笑,坚定摇头。

    秦勉这是对她第一次表现出强势,一直以来他都以一种坚定而温和的力量试图侵入这个女人的生活,但是现在,他发现坚定与温和不如强势来得更有用。

    所以他改抓着夏佳宁的手腕,目光灼灼,熠熠生辉,让整张脸完美深刻到动人心弦,夏佳宁眯着眼看他,然后慢慢地低下头看着被他一点一点抓牢的手腕,乖乖地下车上楼,别误会,她现在很有出息了好不好,绝对不是因为他用美男计她才就范,而因为痛得……咝,臭男人手劲真大。

    再来夏超还在拘留里,就像他说的,放不放都是他的一句话,斗不过的,她明白,起码现在的她没有反抗的能力,秦勉品性不坏,只要她强烈的不愿意,她不信他还敢强奸了她,这些日子她不就是仗着他宠她才敢那么胆大包天肆意妄为吗?要是换个人来,她怕是早缩到乌龟壳里了。

    他打开门,她站在门边不肯进,只冷声说:“你只是要我上楼,并没说要进门,那就站在这里谈吧,你又想出什么新花招来整我了?”

    秦勉回身,按在门上的手臂与身高的优势把她笼罩在声控灯亮光中的阴影里,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一股狠厉之气还让她有些慌张失措。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身体已经被一股大力拉扯,人就已经站在了他屋里,门随之砰一声关上。

    她去扭门锁上的扶手,他突地把她压在门上,她终于看清他眼中那抹狞色,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已低头吻住了她微张的嘴巴。

    夏佳宁没料到他竟这样大胆,至少他们闹翻以来他表面上还是挺尊重她的,她压抑不住悲愤地呜咽了一声,发疯一样的挣扎起来,奈何双腿被他紧压着,双手被他铁掌箍着腕处抵在门上,像是被钉上了耻辱架。

    她只能扭动脖子躲避,他却丝毫不给她脱离的机会,前后左右如影随形地含住她的唇瓣,不停的进攻与肆虐,舌头探入最底,翻搅着、纠缠着她的,身体每一次扭动都会被他反压回来,腰腹间灼热的触感更是让她恐惧,于是只能更加疯狂地挣扎。

    曾经这样亲密的口水交融是她非常渴望和享受的,但此刻却让她恶心到想吐。

    她死命挣扎,却始终挣脱不开手上的禁锢,

    暴力的攻击与她的挣扎反抗把他的冲动挑引至极限,他能感觉到荷尔蒙磅礴的分泌,愉悦与兴奋从脊椎处沿神经一路而下,直至某个部位,唇齿间她的味道他如何索取都觉不够,她僵硬身体下的柔软更是吸引他,因为见过尝过,再一触碰便更加一发不可收拾,他放开一只手,从她腰间滑上,罩住她一侧丰盈。

    一路反复折腾,她的马尾已经散开来,长到肩的发丝像蔓藤一样缠在她曲线毕露的身上,从上往下看,那高挺的丰盈若隐若现,煞那间夺了秦勉的呼吸,像**两重天似的,外冷内热烧得他灼灼的,他哑着嗓子说:“这里太冷,**了怕你受不了,上床好不好,有空调。”

    夏佳宁目光清冷,一字一句地说:“秦市长要先付我嫖资吗?

    秦勉霎时一僵,心脏像被人挖空,又像被一只手狠狠地抓着,疼得他全身的气血都浮动,“我想和你做是因为爱你,不是***发泄,下次别让我再听到这种话。”

    他都这样放低姿态了,可对她来说显然不够,她就像带了眼罩,穿了一身刀枪不入的盔甲,听不到他的所有解释,看不到他对她的情意,也不接受他的真心,他第一次跟一个女人说爱,却被人弃之如敝屣,她说什么?把他的爱贬低成嫖客?一直以来他是个大傻蛋,傻得被她牵动了情绪,傻得想讨好她,傻得想把自己能做的一切都送到她面前,可瞧瞧,人家不需要!

    这女人,轻易就将他的骄傲踩在脚底下,怒气夹杂着嫉妒疯狂地在他的身体里流窜,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拼命叫嚣着要发泄,他忽然又想起她给自己的评价,禽兽。

    她不稀罕他,不要他,骂他是禽兽,既然这样,他还需要顾忌什么呢?本来今晚他也不是非做不可的,但现在,他发现也该对得起她栽脏到他身上的罪名才是,他的笑意一点一点地隐去,眼底已没了温度,漆黑黑的融不进半分的暖。

    “很好,呵呵,很好,你想要多少都没问题,不过得要看你让我爽到什么程度才是。”关闭的心门封印了冰冷的心,即使他有千般好万般爱,也是入不了她眼底的,他总算是明白了。

    他知道勉强在一起,的确不会有幸福,但是几个人能遇上真正的爱情?没有爱情会死吗?不会死,就像她一样,从前说什么永远不想离开他,现在离开了她还不是一样活得好好的?一样去和别的男人相亲?可是他不一样,他遇到了,所以舍不掉了。

    他一直以来都很诚实地面对自己,一直以来,他以为他跟她之间的爱情,都是成熟和理智的,而不应该是浪漫的,他喜欢她,希望她做自己的妻子,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年,荷尔蒙乱窜之下做出的举动,他有担当,他想要一辈子保护这个女人,可事到如今,当看到她去相亲,真的要从自己生命里退出时,他是有点慌了,怕了。

    他要留住她,不管用什么办法,哪怕先伤再宠,很好,夏佳宁,如果没有爱了的话,那我们就开始玩一场游戏吧。”

    既然不能够爱了,那就当成一场游戏来进行,游戏有游戏的规则,他会遵守,而夏佳宁也不能违反,公平公正,就看谁在这场爱情的拉锯赛里先输下阵来,说完,秦勉没有丝毫的迟疑,“夏佳宁,你爱不爱我不重要了,只要我还不想放过你,你就没有别的路可走。”秦勉冷笑着对上她的眼,他是严肃的,是真正在生气的,仿佛要穿透她,要看进她的心里去。

    她一向知道在他的骨子里有一种让人欣赏的霸气,这一刻,她清楚地感觉到秦勉的霸气正应用在她的身上,那种内敛的强势,那种不容人忽视的气势,正无声无息的向她笼罩过来。

    这才是真正的属于官场上的秦勉,第一次,他在夏佳宁面前脱去外衣,亮出另一面平时不常用到但却更为真实的自己。

    她终于成功的逼出了他体内的全部罪恶因子,将从走上仕途以来的那些早已隐藏起来的高干恶习逼了出来,既然她已经不分是非给他贴了标签,那他也不需要当什么绅士了,刘志高那样的人,他也不是学不来的。

    霎时,夏佳宁发出恐惧的尖叫声,天旋地转间,人已经压在地板上。

    一瞬间,他们之间的狭小空间仿佛被抽掉了所有的空气,夏佳宁呼吸不稳地想避开秦勉,哪知他突然发了狠把她密密实实地钉在地上,眼神透着寒意,熟悉秦勉的人都知道他表情越平静代表他越危险,他是真的被夏佳宁激怒了。

    夏佳宁也意识到了危险,再度拼命地扭动着身体想逃开,她一直以为他不敢真做出强奸这种事来,毕竟他也是个市长,但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也可以无耻张狂到这种地步?

    殊不知这更容易挑起男人兴奋的神经,秦勉将她不安分的双手钳制在头顶上方,猝不及防地俯身吻住她的唇,还用牙齿忽轻忽重地啃咬着,她觉得恶心极了,心里越发地厌恶,于是不管不顾地反咬了他一口,血腥在他们交缠的唇齿间迅速蔓延。

    谁知他竟然没有丝毫动摇,反而吻得更深,仿佛要吸食她的灵魂一样狠绝,然后薄唇微张:“我会和你这个语文老师用行动诠释一下禽兽和无耻这几个字是怎样的,期待吗?我的小女人?”

    他们两人贴合得没有一丝缝隙,她胸前的柔软刺激着他难以掩饰的,他的呼吸变得沉重,湿濡的吻再度落在她的眉眼,脸颊,然后在她耳边流连,含住她小巧的耳垂低低地浅笑:“还是这么敏感?要不要再试试这里?找找当初的感觉?”他将手伸向了她胸前。

    “不要脸!”夏佳宁忿着脸骂他。

    刚才整个人就被死死地拽着,直直的摔到地上,腰上的伤虽说是好了,可触碰到总是还是有点疼的,那会儿整个人粹不及防地被丢到地上,夏佳宁有一瞬间,只觉得大半个身子都麻了。

    秦勉才不管,这时候别再指望他会怜香惜玉,半个身子压了上去,夏佳宁腰际一疼,整个人喘着气躺在冰冷的地上,再无力挣扎,他嘴角的笑有一丝残忍的味道在里头,她没有了力气,无法挣扎,秦勉脱她衣服的动作也很粗鲁,夏佳宁才发现她刚才就应该同意去床上的,这大冷的冬天,光着身子,整个后背贴着在地面上,果真不是件舒服的事情。

    但她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底也透着绝望,一定是她看错了,他怎么会绝望呢,一个呼风唤雨,一个正要向弱女子施暴的市长,怎么会绝望?

    把她扒到只余下内衣裤时,他就开始疯了一般啃咬着她,夏佳宁睁着眼睛不说话,一个疯掉的人她根本就没想过再要去抵抗,她只是在想,是她逼疯了秦勉,还是他本来就是疯掉了的?

    他一只手慢慢地探进她的文胸,在里面细滑的肌肤摩挲,继而一把拉下,她的上半身已经毫无遮掩地呈现在他面前,白皙软香的**蹦出在明亮的水晶吊灯的光影下,尽管不是第一次看,但那一瞬的**还是让他的呼吸霎时停顿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地揉捏起整个白软的丰盈,冰冷的碰触令她的身体敏感地轻颤着,他的唇顺着她优美绝伦的弧线一寸寸缓缓向下,迷人的峰尖近在咫尺,娇美得像风里花蕊,那么挺,那么嫩,仿佛只要轻轻一吮,就能滴出花露来,没有男人再受得住,他一口就含住她的,嘴里不可控地哼哼出声,激情地体会着那处柔软细腻的极致。

    在他吸咬住她乳蒂的一霎间,她惊得几欲跳起,却更象是迎身相送一般,更深的送进了他的口中,他立即更紧地含住轻轻深吸浅咬,她挣脱开他双手的禁锢,握着拳头又开始拼命反抗,可那一处传来的酥麻让她半分力气也没有,只能僵直着身体,看着他满足地吸完这边再吸另一边,直到把两处都吮到红肿高挺才肯罢休。

    强忍的泪终于滑下来,泉涌一般。

    他只看了她一眼,就又很快把她重新压在身下肆意逗弄,而且她越尖叫,他越兴奋,其实她不知道,这种美人苍白的脸上淌满纵横交错的泪痕,透着楚楚动人的荏弱,最是令男人疯狂的。

    渐渐地这蜻蜓点水的快感已满足不了他出闸的欲念,他把她圈得死紧,双手开始不规矩地要继续往下探寻,探入她双腿间,在双腿间细拢慢挑地撩拨着她的神经,她如被雷击,脚背弓起,绷得笔直,忍不住在他身下娇吟嘤啭,意识开始模糊了起来,更别提挣扎抗拒了。

    他冰凉的手指突然就窜进了内裤里,最娇嫩的地方被他的两根手指一把夹住时,让她发出一声尖厉的惨叫,像是受伤的小动物最后的挣扎,用还能动的一只手狠狠甩了他一个耳光。

    他怔了一下,随即掀开唇冷笑,倨傲地俯视着她,眼底里没有一丝温度,傲然高大的身躯将她笼罩在黑影里,浑身散发出的那种狂妄的霸气,将她双手一并高举过头死死按住,脸上那火辣辣的疼刺激了他,狠狠地咬住她的胸乳毫不怜惜地啃咬。

    她呜呜地哀叫着,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拼命瞪视眼前这个男人,身体的扭动只是增加他征服的**,对,他此时只想要征服她,让她臣服在自己的身下,可他仿佛觉得这样还不过瘾,开始用力拉扯她的内裤,“嘶啦”一声,那片丛林也彻底暴露。

    在他灼热的注视下,她感觉像陷进一个巨大的漩涡,身体的力气一点一点地被抽走,冰冷的木地板贴合着她的皮肤,冷与热交织在一起,而她平躺在地板上,他则半直起身子,这样看和在床上看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坚硬的地板映衬着她娇软的身子,软与硬,那样强烈的视觉冲击让他全身的细胞都雀跃起来。

    但此时,他们无关情爱,只是最纯粹的男人和女人,天生的力量悬殊注定了这场战争的胜方与败方。

    似乎明白自己是真的逃不过了,他永远能在下一刻制住自己,夏佳宁哆嗦着身体,无助地哭喊了出来:“秦勉,不要这样,我错了,我不该说那样的话,就算要做,也请你给我留一点尊严,不要在这里,不要以这样无耻的方式好不好?”

    他顿了一顿,似笑非笑地俯视她,不可一世地放话:“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在我眼里,从来只有要和不要,没有对和错,一直以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今晚,只有我说了算。”

    他轻笑,开始解皮带,然后慢条斯理地除去他最后的束缚,他一寸一寸显露的挺拔身材让她心神俱裂,她只能不断挣扎,尖叫,但是当他露出男性那部分的时候,她强抽了口气,这是她时隔一个多月再次亲眼看见男人的模样,他的身体和这个画面曾经无数次的出现在她的梦境里,那个场景有阳光,有甜蜜,有羞恸,却独独没想过还会有残暴,有无耻,有崩溃。

    不该是这样的,不能是这样的,他们的爱开始得那样美好,为什么要结束得这样丑陋。

    秦勉低笑连连,压抑着而沙哑的声音说:“我对你那么好,你却口口声声骂我是禽兽,把我和刘志高那样的人划在一起,好呀,那我就满足你的恶趣味,现在知道什么叫禽兽了吧?这样就算。”

    在他倾覆下来时,夏佳宁朝他的笑脸吐了一口唾沫,秦勉眯了眯眼,凝视她怨毒的眼睛,明知道继续下去,她只会恨得要将他千刀万剐,可是,起码恨着他就代表永远也忘不了他,这就够了,够了。

    他也不擦,就这样用沾着她口水的唇贴上她的,一并又喂进她的嘴里,让夏佳宁几欲崩溃,忽然间,她被按在沙发边的左手突然碰到一个铁质的硬东西,是他平时锻炼完放在沙发边的哑铃,仿佛看到了契机,她倏地收力一扯抓住它,想也不想就朝他挥过去。

    猝不及防的攻击让他只来得及转开半个身子,而胸前的肌肉则被硬生生的砸出了一个红坑,很快冒出了紫红的血珠,而后滴落在她莹白的身上,那抹刺目的猩红彻底唤醒了他体内野蛮跋扈的本性,连残存的一丁点温柔都被她这无情的一砸给毁了。

    “看来你们姐弟都有犯罪的潜质。”蓦地,他的目光落在她的双腿根部,手也慢慢滑下她纤细的腰间紧紧攫住,然后大力挤开她紧闭的双腿,再难忍一探到底的渴望,明知她还是第一次,但也不再怜惜,一个缩胯,毫无预警地就闯进了她的身体里。

    夏佳宁再度惨叫出声,发疯似的掐他,他粗喘着,炙烈滚烫的呼吸喷在她颈间,带着颤音低声抚慰,“佳佳,你放松……一点,太,太紧了。”

    他进入的那一刻,当然也知道没有前戏她那里会有怎样的干涩与骤然的紧绷,到底还是心软的,他以极大的耐力忍受着同样的疼痛,压抑住冲刺的渴望。

    她躲闪着他双唇诱哄的亲吻,却躲不过绵软在他掌心被揉捏抚慰,撕裂的疼痛传来,她知道女人那层膜已经破了,女人好像真的就是这样,没被破之前各种清高,一旦没了,所有的防线也仿佛就被突破了,心态也跟着无所谓起来。

    “不要再弄那些花招,要做就快点,我只当被疯狗咬了一口。”夏佳宁不再挣扎,嘴里大口喘着粗气,像是极力在抑制着什么,眼里是无边无际的哀伤和绝望,却已经流不出泪,死命咬着下唇,双目愣愣地瞪视他光裸的胸腹,满腔的恨意满溢在眼底。

    题外话:哎玛,没写过强奸戏,秋也累得不行了( 强制试婚:高官的小女人 http://www.01bzw.com/2_2035/ 移动版阅读m.01b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