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七个女人与校长的绝版爱情 > 正文 极品偷香 第109、留下陪我
    这个女娃真会享受啊!原来家里的菜园子不种蔬菜,专种月季与玫瑰是她娘俩用来干这个的,李沪生扶在窗户上走了神。他是被眼前香艳的镜头吸引了,佳人沐浴,水气氤氲,实在是*昧情调的好时机,不由得血脉喷张!他觉得自己身上莫名的燥热,雄性的激素以恐怖的趋势在体内分泌着。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目光挪开,但是脑海里却仍然是媚媚美妙的身子。李沪生原本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的控制已经到了极限,他陶醉在自己的想象中:媚媚那纤细的小蛮腰,那迷人的身躯,以及,那片……

    小时候,也曾看过武侠片中,采花大盗的偷窥镜头。他知道,那是虚构的故事。而今,他却是身临其境,只要往前一步,他就唾手可得。突然,一只猫从他的脚边窜过,他吓得魂都飞了。转身就跑,下了十几步台阶才回过神来,一只猫怎么这么害怕呢?

    李沪生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吓出了一身冷汗,他躺在竹椅上,双眼痴痴地望着外面如水的月色。月光洒满窗台,微风轻轻地走过帘的身,媚媚就像梦中的彩蝶,在这寂寂的夜里随风飞进他的流年,他的红尘,锈迹斑驳的心灵,此时,竟然开满了记忆的繁花,唯有一只彩蝶在月光的清辉下演绎着经世的美丽。

    或许,一生再难有这样的月色,和这月色下的*窥了。

    肖媚媚并不知道有人在偷窥她,而且是她最讨厌的人。就在她即将转身的一刹那,听见了一只猫叫和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她下意识地扯过一条浴巾裸住了自己的上身。

    后来,她又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想可能刚才洗澡被人偷看了,想到那个人时,她打了一个寒颤,既而感觉有些害怕了。

    她终于离开了那个山村,逃离了李沪生的魔掌……

    慧琳的出国户照终于批了下来,这期间经历了很多波折,尽管她是省长大人的千斤,可她同样是国家干部,在辞职出国时,要经过严格的审计制度。审计结果是慧琳没经济问题,同意她辞去s市城建局局长一职。

    虽然母亲的病故给她的心灵留下了阴影,但出国的喜迅却冲谈了那些情仇。她不再恨何少豪了,有什么好恨的呢?他们毕竟是夫妻。她也曾经是政府的官员,如果,她不是省长的千斤,还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打她的主意。

    就是在各种酒会场合,也曾有市级领导在她耳边私语,说些暧昧的的话。也曾让她有意马心猿的时候。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一点,她心有感触,少豪在那个位子上多年,难免会有一些漂亮的女人投怀送抱的。

    她主动跟何少豪拨了电话:“你什么回家呢?”

    她没有喊少豪,其实她好想喊“亲爱的”三个字,可是,她一旦想起他跟母亲那些事情就不能释怀。

    “老婆大人,是你呀!”

    “你觉得应该是谁?咱家的门是朝南,还是向北?”慧琳终于跟何少豪开起了玩笑。

    “当然是坐北朝南,我在开会,下班后你到中山路的一间西餐厅等我。”何少豪爽快地答道。

    华灯初上,万家灯火通明。何少豪开着车从沿江路横过去,很快就到了一间名叫“newstown”西餐厅前,门外的女服务员拉开了铜边架木门,说了声“欢迎光临”,何少豪不作回应的走了进去,大厅里有一个丰韵的女子走了过来:“何院长,您迟到了。”是思青。

    “哦,小老乡,是你呀!你不干保险了。”何少豪疑惑着。

    思青妩媚一笑,“保险是业余的,我正真的工作是newstown西餐厅的前台主管。”

    他随着思青走进了一间包房,慧琳坐在靠窗户边的一张桌子前等他。

    “今天还算准时。”她的嘴角溢出了一丝笑容。

    在何少豪看来,妻子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他笑着答道:“老婆大人的命令,我怎敢违抗?”

    “你少忽悠我,在单位我长期被手下忽悠。”慧琳依然保持很好的风度。

    “老婆,这儿的红酒是最好卖的,啤酒几乎没有市场,来这里的人都可以找到一份休闲与宁静。”

    “喝红酒,你跟我?来一回浪漫。”慧琳双眼盯着他。

    “嗯,是的。”何少豪也微微一笑,鼻里呼吸着餐厅的气味。此时,也正好上了第一道菜,颜的黑椒牛肉意粉。

    慧琳说肚子饿得很,何少豪要她先吃,他一边欣赏着她吃东西,一边关注s市电视一台播放的反腐宣教片。

    妻子是真的很柔美,这样一个成熟的的女子,他伸出自己的右手轻轻地盖在她的左手上,温柔地着,内心却格外悲凉。

    慧琳把他的手拿到一边……

    何少豪端起酒杯,“老婆,为我们新生活的开始干杯。”

    当慧琳抓开他的手时,他的心中有一份内疚。

    何少豪再次握住了她纤纤的手指,显然,她的十指经过修整、美容,而漂亮,仿佛一朵盛开的兰花,在炫耀着它的骄傲。

    “你是我的冤家,我不知上辈子欠了你什么。”慧琳的眼角流出两颗晶莹的泪。何少豪伸手抹去了她眼角的泪珠。

    这就是爱的力量……她知道,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男人,她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是很难驾驭他的……

    “是我对不起你,老婆,我想我们能回到从前的。”

    “我不跟你争,悲也好,喜也罢。是对是错,是思是怨。都过去了。总之,我明日离开了中国,你要好自为之。同时,也祝你生活愉快。”慧琳说完一饮而尽。

    慧琳的电话响了,是她的父亲慧一民打来的,“爸,我跟少豪在一起。”

    “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去澳洲呢?”慧琳故意打开了免提,让少豪听清楚,她父亲将要跟她说什么。

    “明天走,我一刻也不想呆在国内了。”

    “你跟少豪不会是出现什么状况了吧!”

    “爸,没有。您不要为我们担心。我不在您身边,您得注意休息。”

    慧琳没有正面回答父亲的提问,而是转移了话题。电话那头又传来了慧一民的说话声:“要不让他陪你去国外,他做学问还行,做官差劲。最近听到了很多风言风语,你得好好劝一劝他,让他凡事注意影响。”还没等慧琳作答,慧一民把电话就挂断了。

    回程的路上,彼此都没有说话。在家中,也一直沉默着,直到晚上睡觉时,何少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妻子说:“你一个人带着何帅在国外,也不容易。你的工作我已跟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罗德斯校长联系好了,你在建筑学院上班,目前也只能给你一个副教授待头衔。年后,我会去澳洲看你跟何帅的。你一个人在外凡事都得小心应对,不能任性。”何少豪这一番话说得至情至性,尽管慧琳心中十分厌恶他,但慧琳还是点了点头。

    何少豪又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送到慧琳的手里,“这是母亲去世时收的礼金,我给你换成外币存在上面,你想花的时候随时可以取的,要让何帅上最好的学校。”何少豪路一个婆婆似的,唠唠叨叨。

    慧琳又点了点头,她觉得夫妻之间的感情好像走到了尽头,没有什么话可说……尽十年的,怎么一下子就变得如此陌生呢?

    慧琳只是娇羞地红着脸,一个年轻的女子是可以在有点年纪的男人面前撒娇,相反,能更加激起男人的疼爱。

    何少豪终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走过去坐在慧琳的身边,他把慧琳的一双娇手握在手心,毕竟是一日夫妻百十恩,何况乱论之事,她的母亲也有责任的。

    慧琳的手慢慢软起来,松驰起来。她小心地极其细微地动了动,仿佛被他握在掌心里的花苞,想要舒展。于是,他又一次地握紧了它。这是一种本能,也是传递一种爱的信息,更是给她一种力量和精神支撑。

    “你得注意身体,别总是熬夜,这段时间,我不能陪你……”

    “嗯,我知道。”

    他看着她的眼睛,那眼睛里传达的是同一种信息,有似嗔非嗔的波澜,他仿佛坠了进去了,快乐地荒诞地坠进去了。他无法解释自己。

    无言的,长长的相握!

    仿佛就是一种生命的相惜,又是一种情感的相依……

    他最终还是离开了她的身边,慧琳没有说留下来陪她过夜。她的内心很想在离开祖国的前一夜,把一切不愉快事情统统忘掉,好好地陪着丈夫过一个鱼水之欢的夜晚,履行一下妻子的义务,留一个念想。让他记往自己还有惜日的温柔与*浪。

    何少豪怏怏地来到了书房,他坐在电脑前,双眼一直痴痴地望着沙发上的慧琳。像他这样一个高端男人,竟然也会被爱情所困惑。他不停地问自己,不停地想:“他与慧琳,爱情到底有多少。是啊,爱情到底能有多少呢?”

    其实有的时候,我们真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爱,有没有所谓的恋爱……曾经有人这样说:爱情,缠满了许多的纠结,许多的情绪;爱情,藏满了许多的滋味,有人会把许多的星星当爱情,当爱情悄悄地从我们身边走过时,人会觉得莫名其妙的高兴。当爱情,悄悄从我们身边离开时,自己又会觉得莫名其妙的伤感。恋爱时,会甜滋滋,辣呼呼,酸溜溜,苦涩涩的……

    一个人时,会空虚,会寂寞,会失望,也会痛苦。但是,谁又想过,在他们之间的那段感情,还有另一段感情。那么多女人在等何少豪。等的那么久,那么的累,只是为了要他给一个承诺而已……他给得起吗?他能给谁承诺?可是,慧琳不一样,她只爱何少豪一个人,她愿意用自己的一生来赌这一场爱情。即使他不爱她,她还是希望他能给她一些假爱的感觉,即使很虚假。但是,只要他愿意,她就会原谅他所有的错……她知道,谁都会有过爱的疼痛,只不过是程度和时间不同罢了。( 七个女人与校长的绝版爱情 http://www.01bzw.com/2_2031/ 移动版阅读m.01bzw.com )